戰士!乾杯! By:黃春明   From:黃春明《等待一朵花的名字》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28572233655&Actid=tornado


時間:1977年 地點:屏東縣舊好茶 人物:魯凱族
底下詩文資訊來源:  http://blog.yam.com/readclub/article/2481153


是誰那麼樣地惡作劇,在
耶穌受難圖的旁邊,
依序排列
日本兵、八路軍,還有
國軍的大頭像,在
好茶,一個魯凱族的家,在那
香味撲鼻的月桃皮編成的牆上


是誰那麼樣地惡作劇,讓
那位日本兵竟然是
那位中華民國國軍的父親
那位共匪竟然有一個兒子
當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的士兵
準備反攻大陸解救同胞




是誰那麼樣地惡作劇,匹配
母親的前夫是日本兵,後來再嫁給共匪
而那位和日本兵生的孩子
在金門也登天了
而那位和共匪生的孩子
正踢著正步
準備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是誰那麼樣地惡作劇
盜走了他們的睡眠
六隻圓滾滾的眼睛,像
門鐶被釘在那裡
掛在深山的黑石板瓦的矮房子裡
一直,一直不曾闔上一眼
從此那燦炯炯的六隻眼睛
羅列在南極星的旁邊
一座新的星座就誕生了



仰對著和耶穌受難圖併排的戰士
我端起小米酒,張口無語久久
那話只肯留在心頭,它是說
戰士,乾杯!

戰士,乾杯!



黃春明談「戰士!乾杯」
◎ 原住民也是受迫害太深了,在他們的歷史裡面,一碰到外來的勢力入侵之後,族群除了被逼學習外族的倫理和文化之外,自己原來擁有的傳統,不但從來沒有成長過,還要直接或間接被消滅。

◎ 一個民族遭受浩劫,生存難保時,民族的自覺性是不易顧慮得到的。所謂自覺性的墮落,這也要做一點說明,其實全世界無論哪一個民族或族群的發展,從他的整個歷史來看,都可以看到他們遭受到片段的浩劫和苦難的辛酸史,有的很長,有的短暫,有的已成為過去,有的還正在陷在水深火熱之中。在他們處境的當時,都會發出自覺性的哀鳴……發生過的事情成為歷史時是無法挽回,必須承認它是事實。

◎重要的是記取其中的教訓,不然,這些無法挽回的事實,成為一個民族或族群的仇恨,或是怨恨,反過來成為自憐的話,這個民族或族群就失去視野,沒有前瞻,就像毛毛蟲把自己幽禁在自己的繭裡面了……台灣的原住民並不自憐,也沒有發出哀鳴。


黃春明,台灣國寶級文學大師,一九三五年出生於宜蘭羅東。「等待一朵花的名字」則是他多年來唯一的一本散文結集。

「等待一朵花的名字」這本書收錄了黃春明從一九六七年到一九八八年間的散文作品二十五篇,是黃春明的第一本散文集。從與書同名的『等待一朵花的名字』,到『屋頂上的番茄樹』、『鄉土組曲』篇篇動人心弦,引發共鳴,是所有關心文學、喜愛文學的人,所不能錯過的大師傑作。





康熹文化出版社:高級中學「國文」第五冊 教科書



第十一課:戰士!乾杯! By:黃春明






黃春明文章中提到「鐵牛車」,這是Vincent 拍攝自高雄縣甲仙的道路(授權印刷)





「還有用月桃編織的,放在地上就是草蓆,張在牆壁上就是壁材」Vincent 拍攝自桃園市大溪的「月桃葉」(授權印刷)



全站熱搜

vin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