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在11/27 與28兩天早晨都來到「羅東運動公園」吃早餐,這幾乎是我每回來宜蘭羅東必到的地方了,自從七年前「慶祝開蘭200年」起已經來此數不清的次數,有時是夏荷飄香時期,也有中秋明月夜間,也有農曆七夕來過節,有豔陽晴空、有陰雨綿綿不絕,最多時候就是清晨帶著「奕順軒」美味的蛋糕麵包,來到湖畔的鐵椅上買杯熱咖啡,一邊欣賞湖濱風光的早餐,一邊餵食魚鴨鳥雀;

  時光也在這樣子匆匆的數年,Vincent也從傳統底片相機到Canon G1 到Sony F-717,我也曾經當過幾次嚮導,把自己對此公園的感受分享給我的親朋好友們,  彷彿那首舒伯特的冬之旅中「菩提樹」歌詞:

    井旁邊大門前面,有一棵菩提樹,
    我曾在樹蔭底下,做過甜夢無數,
    我曾在樹皮上面,刻過寵句無數,
    歡樂和痛苦時候,常常走近這樹;常常走近這樹。

  「羅東運動公園」之於我就像是舒伯特的家中菩提樹吧;幾年來看著原本有泥濘的地區成了大片綠茵草地,園區的奇石爬上藤蔓,林樹越長越高大、越來越濃蔭,而湖裏游魚與各行各業的鴨鵲成群,也不知道已繁延了幾代了,是這樣的公園綠地讓我一再的來駐足,11/27一整個早上的時光以及11/28再陪著Jessica來一趟,總是穿梭在落羽松林間與松鼠鳥鵲嬉戲,看幾回小朋友來餵食鴨群天鵝,獨自遶行廣大的園區各步道,再看一看可否有我的未曾經?

  天空始終沒有放晴過,心情卻也未曾憂鬱著, C'est La vie 這就是人生吧!

羅東運動公園的落羽松林

羅東運動公園的鳥與景觀




羅東運動公園的外環道路上,落羽松整排屹立著,很壯觀喔。  




雖說是"松柏常青",秋冬時節,落羽松的樹葉會由綠轉黃終至凋零,讓位處亞熱帶的台灣,也能體驗到明顯的北國風情。
 



栽植於靠近水源的地方,會長得更茂盛,樹形優美  




落羽松的松果才真正是松鼠的正餐,人類不該多餵食其他食物




歡樂和痛苦時候,常常走近這樹;常常走近這樹。 


這邊的"北成圳"與落羽松有如油畫一般景色


Vincent的水塘庭園畫.
 

羅東運動公園的大湖畔...


快樂奔跑的遊園學童.


到湖畔的鐵椅上買杯熱咖啡,一邊欣賞湖濱風光的早餐,一邊餵食魚鴨鳥雀;
 

兩家人享受著相同的幸福




大卷尾雖說鳥類的警察,偶爾也會有"魚肉鄉民"的事!


紅冠水雞是標準的水陸兩棲鳥.
 

認真餵食的孩童.
 

羅東運動公園的鳥除了黑天鵝是買來的,其他都是大自然美麗的訪客
 

鴨群,魚群,與天鵝.
 

求偶中的黑天鵝卻惹得白鵝的妒忌
 

天空始終沒有放晴過,心情卻也未曾憂鬱著, C'est la vie 這就是人生吧!


共有位訪客閱讀過本文

全站熱搜

vin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