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Vincent連續第三周跟隨著「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中的一篇出遊了;我周五放假之前到網頁去Surffing尋找”獵物”一般,太勞累登山的路程不要!只在市區之內的也不要!離開台北太遠的也不要!(油價就要上漲了!)那麼這周就挑中(http://home.kimo.com.tw/tonyhuang38/tony0142.html)第142篇的內湖山區去。

  09/04(日)我依舊是清晨天色泛白就起身出發了,倒沒刻意要去看日出,而是人到了中年已經不貪睡,也不需要那麼久的睡眠時間,一晚上沉睡個五個多小時就可以,這是意想不到的好處;

  我沒遵照Tony的時程前進,畢竟作弊也不能一味照抄的,我從港乾路走到底轉環山路穿越過金龍隧道,在金龍路卻找不到碧山路的交叉口?拿出大台北地區的地圖翻了翻,原來碧山路口只是個小巷子,而且還彎來彎去,接上碧山路後就一路直上達「碧山巖」(http://home.kimo.com.tw/pkcswt/)廟址:台北市內湖區碧山路24號 電話:27963755

  這個與南投市貓玀溪畔的名剎同名的碧山巖,裏面供奉的主神卻不一樣,南投市的觀世音菩薩,內湖的是開漳聖王廟,而同樣的就是都有非常好的展望視野;

  Vincent 不是第一次來碧山巖,但是真的隔了好久沒再來,應該有超過十年以上,「碧山巖」主祀開漳聖王。開漳聖王陳元光將軍,顧名思義是漳州人的守護神。陳元光將軍原籍河南省光州固始人,生於唐高宗顯慶二年(657年),平定南蠻,開閩有功,55歲時戰殁,朝廷追封為聖王並立廟。
  千百年來,陳元光將軍受到閩南百姓祭祀並尊崇為「開漳聖王」,隨著閩南移民至台灣,開漳聖王的宗教信仰亦跟隨來台,庇佑著移民的心靈。

  碧山巖後殿頂層的開基祖廟處。開基祖廟只是一簡陋的石造小廟,格局約略與龍船岩鞍部的小土地廟相彷,廟座神像只是一塊石頭而已。這就是當年開漳聖王顯靈立廟之處。

  碧山巖最為聞名的在於前殿的平台眺覽大台北地區風景;這裡位置佳,前方毫無遮蔽物,離市區又較近,景觀展望特別的好;只是今晨有些灰濛濛的天空,都會區都有層薄煙霧一般;

  P.S:於是在隔天傍晚時分Vincent又在下班後的黃昏驅車上來,受到山勢角度的影響沒能看到落日夕陽的景象,等到夜色黑暗、華燈初上後,架起三角架來拍攝夜景;也比較一下同一地點的「明媚晨光、華燈夜色兩相宜」

------------------------

  在碧山巖的後山就是「忠勇山」,山形有點類似金字塔般的三角形呈尖峰狀,還好我上山時才清晨七點多,兩段長長直直的階梯旁邊都有夾道了綠蔭,偶爾山風徐吹過來不會覺得累與熱,1/3路程有個藍瓦白柱的「中正紀念亭」,可能某個時代以此為名的建築物比較能拿到建設補助金吧!?

  到了忠勇山最高點的位置,蔣介石先總統立像銅像,這在許多地方已經被遷移走的圖騰標誌還留了下來,說不定再過一些歲月也會不見的?環著山頂的四周已經被早起上山運動的人群佔滿,不是作伸展體操、搖呼啦圈、背部拉筋、走健康石礫步道….這裡應該有很好的視野展望的,只是叢生的林木遮蔽著好風光。

  隨興走一圈就原路下山,而眼尖的Vincent這時發現了兩隻出來溜達的"鍬形蟲" ,在相隔約25公尺地方發現還剛好一公一母,好奇心加上可以提供給Jessica的教學使用,就請倆位麻煩跟我回家,以簡易的枯枝樹葉布置個生態箱,還提供美味甜蜜的葡萄餉晏呢!等小朋友觀察過癮好,我再請倆位回山上老家來阿!

    2005-0904碧山巖+帆船岩的相簿




明媚晨光、華燈夜色兩相宜:內湖碧山巖



是晨曦明媚?還是暮色動人?



早早起身出遊,看看晨曦與遠山蠻不錯的!






「碧山巖」主祀開漳聖王。開漳聖王陳元光將軍(http://home.kimo.com.tw/pkcswt/)





內湖碧山巖很有台灣廟宇的傳統特色,也許是我們自己看的多,已經不以為意吧!




千百年來,陳元光將軍受到閩南百姓祭祀並尊崇為「開漳聖王」,隨著閩南移民至台灣,開漳聖王的宗教信仰亦跟隨來台,庇佑著移民的心靈。



碧山巖後殿頂層的開基祖廟處。開基祖廟只是一簡陋的石造小廟






色彩豔麗的南方廟宇特色




你喜歡明媚晨光?還是華燈夜色?


以四個框幅相接而成的前殿的平台眺覽大台北地區風景(點小可以看全幅放大)



聽說有個「黑攝會」組織?近日之內就有活動,請密切注意觀察...

------------------------------------------



碧山巖的後山就是「忠勇山」,山形有點類似金字塔般的三角形呈尖峰狀



路程有個藍瓦白柱的「中正紀念亭」



兩段長長直直的階梯旁邊都有夾道了綠蔭



忠勇山最高點的位置,蔣介石先總統立像銅像



早起上山運動的人群,不是作伸展體操、搖呼啦圈、背部拉筋、走健康石礫步道…



眼尖的Vincent這時發現了兩隻出來溜達的"鍬形蟲"剛好一公一母




碧山晨鐘,綠岩醒夢, 七星山反照龍脈峰。
人生似殿前一瓢雲,多少無奈,多少珍重。
總歸在贏不了、和不了、走不了的棋局裡,
牛角尖上,是非同;萬花筒裡,黑白重。
統統在碧山晨鐘聲裡,談笑西風。


碧山晨鐘,幻境映紅, 聖王石迴響大湖風。
命運似水面一漂萍,浮又如何,沈又如何。
豈非是扮王侯、扮將相、扮龍套的舞台中,
雙溪曲流,且百忍;孤蟬長鳴,說中庸。
統統在碧山晨鐘聲裡,化解成空。

全站熱搜

vin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