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5第二天在吳哥窟的下午,經過回飯店午休小睡一下果然又精神百倍起來,對喜歡拍攝照相的朋友應該都能體會到,精神狀態會影響拍攝的品質的,身心疲倦時再美好的景觀都沒法漂亮入鏡的,而且,還會”視覺疲勞”看風光都不再美麗而不想拍了!

  只是‧‧‧相較於Vincent的狀況,老天爺似乎有意要休憩一下,下午一出發就覺天氣不妙,厚厚的雲層預期的午後陣雨,希望能天開一面別影響了遊興才好,吳哥窟的眾神們多幫忙些,因為下午是”珍愛吳哥”的重頭大戲之一,要進大吳哥城(Angkor Thom)的精華區域,Angkor Thom在高棉語原就是「偉大的城市」之意。尤其是以高棉微笑聞名世界的巴揚寺(Bayon Temple)也有人翻譯作巴戎寺的,它的規模完全符合這個意義。

  我在當地小鄭導遊推荐下以美金五元買了本「吳哥窟‧失落的石頭之林」,書中主要是寫著法國人發現吳哥到西方世界積極地探勘與整理這曾失落六百年左右的輝煌文明,從散落滿地的石塊,巨大盤根錯結的叢林中,慢慢整理與恢復過來,當然,也會把石雕精品打包帶回去典藏,這在十九世紀殖民主義盛行時這樣作法沒有什麼不對的,也許還因此能保護了古文明的保存,而法國現存在巴黎市”居美博物館”(Guimet) ,有著完美無暇的吳哥精品石雕,如最著名的加亞華爾曼七世(JayavarmanⅦ)的微笑頭像;而像巴揚寺這樣大型建築群是無法搬遷的,不然的話,說不定現在要參觀吳哥窟得飛行一趟法國呢!

  這一書裏面有許多100多年的老相片,描述著“法國遠東學院”接管此地以及整理出吳哥風貌的過程,值得一買來閱讀的,有朋友要去趟吳哥的也可以跟我接恰借閱阿!

----------------------------------

    該好好介紹一下年度大戲高棉微笑的【巴揚寺Bayon Temple 】
  是由一一八一年登基的加亞華爾曼七世(JayavarmanⅦ)所建,這位國王是一位虔誠信奉佛教的國王,他所留下的吳哥都城遺址緊臨著小吳哥寺,是一處被長達十二公里城池所包圍的城市。在進入都城前,遠遠便會見到高及七公尺的大石城門上頭,四面都刻著JayavarmanⅦ的面容,唯與印度教不同的是,此乃象徵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的佛菩薩。在吳哥都城中央,仍依須彌聖山(聽說在西藏高原?)觀念建立起壯觀的巴揚寺(Bayon),其最特殊的設計,是每一座塔的四面,都刻有三公尺高的 JayavarmanⅦ微笑面容。

  一共有四十九座的突出高塔,每個塔的四面都精刻上加亞華爾曼七世的微笑像,將近兩百個微笑面像浮現在囪綠的森林中,有的睜眼有的半閉眼,軒昂的眉宇、中穩的鼻樑、熱情的厚唇、慈祥的氣質,國王的微笑反而勝過建築本身的宏偉,而成為旅客最深的印象,無怪會被世人尊稱為「高棉微笑」。

  無情的天氣越來越陰霾,拍攝所苦的Vincent 似乎微笑度出來了,我知道這樣子情況下失敗率增加,也沒辦法拍攝出較立體高反差的精美相片,這是旅行中無可耐的事,而就在差不多安排時間結束時,天空開始傾盆大雨起來,我這才頓悟著:捻花微笑中透露著禪意吧!

  對了!導遊小鄭提到一事,就是大部份來吳哥窟的遊客都已經先到過泰國旅遊,對泰國四面佛先入為主,會以為巴揚寺的四面高棉微笑是四面佛,這是不正確的,還有高棉微笑的頂端都有蓮花座,這跟一般佛教中菩薩座在蓮花之上是相反的,所以暨不是泰國的四面佛也非佛教的菩薩,就當作是綜合體吧!吳哥文化自成一格也算是輝煌騰達一時的。

  直到加亞華爾曼七世(JayavarmanⅦ)去世後,吳哥皇朝國勢驟弱,臨國暹羅(現在的泰國)便趁機侵擾入侵,在一四三一年終於攻下吳哥都城,而將宮殿珍寶、神廟金佛洗劫一空,王都被迫遷往金邊(Phnom Penh),吳哥因此被冷落了五百餘年。
------------------

  在大吳哥城(Angkor Thom)進出多次都會經過的一景點是【鬥象台(Terrace of Elephants)】,當初加亞華爾曼七世認為給神明住的是全石雕建築物,而人居住的地方就該使用木造房屋,也因此在戰亂之中被敵國放火焚燬殆盡;在吳哥都城內留下的皇宮、官衙等建築,除了校閱大象軍團的鬥象台外,幾成頹傾。
站在當年用來校閱大軍的閱兵台兼用來選拔最強壯大象的平台,王國的衰敗徒留遺址。

------------------
  今天早上對吳哥遺址第一印象的建築物應該是【南大門】(South Gate),早上進城時遊客眾多圍觀,也有觀光客騎乘大象一哟一擺的晃進大門來,而小鄭安排我們傍晚出城時在停留參觀,因為吳哥窟出入門禁管制時間是上午六點到傍晚六點,其他時間沒有管理員在古蹟監看就不能參觀,於是大家都趕在六點之前出城歸途,南大門前跨越護城河的石橋上有所謂的「乳海翻騰」石欄,兩側各有27尊人像石雕,右邊27尊武將左邊27尊文官像是在拔河模樣,小鄭說象徵吳哥王朝全盛時期統治著54個民族的偉業;
  而最前頭依舊是七頭王蛇的高大柱石,小鄭說在七世紀時古王朝使用三頭王蛇,後來九世紀全盛時期使用七頭王蛇,這是最多遺址使用,而十三世紀後使用九頭王蛇。

  By the way:在已經窄小的南大門框管理當局又為保護石門而前後加裝實木框,只是未免也加了太厚實了些,導遊說全天都有人在凹處監看著,哪一台巴士不小心碰撞到了要處罰到60美金的高額款,當做一筆增加的收入來源,也因此參觀吳哥窟的巴士都只能使用24 座的巴士,只能說柬埔寨這國家太….太缺錢了!

還是開始看圖說故事吧!





這三天期間多次途經高棉微笑的巴揚寺,我在巴士上都注意有沒拍攝的好時機



當親眼目睹世界級的遺址奇觀,心頭一震!彷彿幾經輪迴也曾經來此過…




精緻無暇的石刻圖像,不僅述說著歷史史詩也是藝術美學




剛進巴揚寺第一層,所有高塔都需仰望




「高棉微笑」軒昂的眉宇、中穩的鼻樑、熱情的厚唇、慈祥的氣質

    全站熱搜

    vin10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